首页 > 新闻资讯 > > 正文

傲江山:去中心化的平台创业

日期:2016-10-29 14:59:36编辑作者:澳门网上百家乐
北京10月28日消息(记者张奥 实习记者赵梦琪)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很多行业格局已定,创业者进入都想“颠覆”,其中一个模式就是打造平台,将需求对接。
 
参与直播——
 
余敏,三好网 联合创始人
 
李志超,磐谷创投 合伙人
 
【创业初心&团队介绍】
 
1、2014年6月创办,创始人团队中既有前媒体人,也有教育人,你们如何组团开始创业?
 
余敏:2014年是全国创业浪潮。那个时候在北大上学闲着没事干。我们的另一位创始人何强,他当时在一家教育公司做副总裁,事情比较多,但是相对来讲团队很稳定,离创业大街很近,所以天天就去听一下消息,参加一些活动。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决定做一些项目,左思右想,也尝试做过很多不同的分析。
 
2、创业方向如何确定
 
余敏:教育的大方向是早就确定了。但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做过很多的分析,比如是要做题库,还是做社区。最后我们确定了方向,就是一对一。因为在这方面我们的创始人何总,包括现在的董事长陈总,原来都有一对一的从业的经验。传统的线下的一对一,模式上和结构上有非常大的缺陷。因为场地的成本大,房租很高,还有老师、人员的成本。它的扩张主要是靠店,规模越大,就要开更多的店。所以我们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改变学习的方式。
 
3、团队构成介绍
 
余敏:我们的CEO何强,他原来在中央电视台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机缘去从事了教育行业。我们团队由两部分人组成,第一个部分是教育出身的人,第二部分是互联网。我们主要的运营,包括我们的董事长CEO、业务的副总裁、包括我都是原来一直在做教育这一块的。但是我们的CTO、我们的产品总监是互联网出身。比如说我们的CTO,他原来在微软的亚洲研究院,后来去了金山云。
 
投资人点评:初识团队的感受,分拆融资故事的一波三折。
 
李志超:他们创始团队过去还是有不错的成绩的。我的一个朋友也是投资圈的,和他们的CEO认识。后来介绍过来说一起聊一聊。我给他们打电话,他们CEO说不行,我最近很忙。我就觉得这人很有意思。因为我相信他们那个时候还是很缺钱的,但是他说他很忙。然后我就大概问了一下他们要做什么事情,他们说,他们要做互联网教育。因为当时互联网教育很热,在2014年平均每天北京都要成立好几家互联网教育公司。后来我才了解到他们当时是在研发硬件,我就和他约见了一面。第一印象实话说不是那么好,就是感觉让人不踏实。我经过了大概三个月的考察吧,我们也渐渐理解了这个模型,渐渐理解了这个模式,包括渐渐理解他们这个团队包括为什么要去这么去搭建,最后才做了这个决定。
 
【商业模式】
 
目标受众是中小学生,1对1在线教育平台,把名师资源共享,让更多学生找到好的家教,甩开补课班、补习学校。
 
1、模式详解
 
余敏:目标受众是中小学生,一对一的在线教育平台,把名师的资源共享,让更多的学生找到好的家教,然后甩开补课班和补习机构。在三好这个平台上,我们坚决不用大学生。我们认为会做的、会学的不一定是会教的。并且相对于名师,我们更提倡适合的导师,比如说就像我小时候,我的数学成绩特别好,因为我特别喜欢我小时候的数学老师。因为两个人的调性或者风格比较搭。
 
我们网站为学生去推荐老师的时候,有一个测评系统,叫智能测评系统。这套测评系统不仅仅会去测学生的知识的掌握水平,还要测包括心理、学习习惯,非智力的因素等等。我们根据这套软件大数据,得出一个结论。帮忙寻找匹配的老师。然后通过这个测评之外呢?我们会综合你的学习时间,以及你的学习目标。比如物理现在只有60分,还有三个月时间我要考到80分,那应该怎么去学。我们会给学生出一个培养的计划。这个培养计划基本上区别于教学计划,我们会给一个整体的方案,包括三好老师未来要怎么给你去做辅导,相当于一个疗程那样的。
 
对于老师我们有一套非常严格的老师审核的机制。除了要求老师提供他的职业资格证,各项基本证明之外,我们还要要求老师给我们去试讲、说课。学生可以看到我们所有的老师资源,也可以查到所有的老师的详情页,还有他所有的历史工作经历,教学的课时,以及所有的学生家长对他的评价。
 
2、门槛、壁垒是“软硬兼施”,硬件“好学宝”
 
余敏:其实现在有很多的平台都做一对一,包括做直播类的这种教学。三好可以说是目前唯一一家全国做智能硬件。我们为什么要去做智能硬件呢?其实这核心还是要回到教学上去。我们的硬件叫“好学宝”,是可以直播的互动教学仪,你可以理解为一种高拍仪的概念。比如说老师在这边写,学生在那边可以看到,学生在这边写老师也能看到。它就是一个类似摄像头的装置,我们把麦克风、话筒、灯光的功能都集成到里面去。我们为了做硬件其实做过一个实验,我们在北京的一个知名中学,在两个班中,老师用不同的方式去教学,第一种方式是传统的板书,第二种方式是现在比较流行的多媒体的形式。通过测验的结果我们去判断,传统板书的形式讲课它的效果会更好。包括我们也会去跟一些教育的专家去交流,保证教育效果的核心有两点。第一个良好的师生互动关系,第二个是动手写。那基于这两点,我们自己研发做了自己的智能硬件。这款智能硬件目前来讲这边购买一定的各种课时以后免费使用。
 
3、平台的盈利模式
 
余敏:我们的盈利模式相对来讲比较好理解,我们会在中间收取一些服务费、抽成。初一的教学一个小时应该在150元左右吧,会根据老师的水平不一样拿到的钱也不一样。目前我们交易量大概每个月有两三千万左右。一个比较火的老师一个月在平台上能净赚一万五到两万左右,这仅仅是一个平均数。但是老师不用去各机构来回跑,比如说雾霾天,也就不用吸雾霾了。
 
【融资故事】
 
2014年6月创业,很快获得了磐谷资本1300万的天使融资。
 
1、为什么天使轮给这么大额度?有哪些融资故事?
 
李志超:首先没有这么多钱肯定做不成这个事。第一次和他们见面之后我们做了很多的调研,关于他们要做的硬件这个事情。因为做天使投资的最本质最重要的不是我们想给人家多少钱,而是说这个业务本身跑下来需要多少钱。如果要很多的钱我们也许给不了,那我们参与也没有必要。在这个情况下,当时我们论证了几个事情,第一硬件是不是一定必要的;其次是这个团队它在所有团队里面的价值是什么样子的;第三就是这个未来的商业价值在哪。我们经过论证之后认为这个商业是能跑通的,那无外乎就剩下双方去议价和定价的问题了。我们有一个观点,就是宁肯给它足够的钱也不要只给了一部分的钱让它只跑了一半跑不动了。
 
2、下一轮的融资陆续到位,金额接近上亿,你们的项目估值为什么这么高?
 
余敏:刚才李总说的很对,就是比如一个项目前期李总给我们200万,估计这事也干不成,等于打水漂。其实这笔钱是我们算出来的,第一是我们大概需要多少可以做成这个事,第二个其实是市场,想象力足够大。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讲,估值可能更多的是投资者给的,因为投资者是为利而来嘛,一定是你这个项目能挣钱,能有超额的回报,他才会给到你这么高的估值。我们花的前期的主要投入是在于研发上,因为我们既做硬件,又做软件;第二块后续的融资我们主要会考虑到这种市场的投入。
 
3、许多创业公司的管理团队有分工,有人专门盯融资,你们的融资策略是?
 
余敏:我们的融资策略相对来讲,第一个,对于你要找的投资人,你们的价值观是一定要吻合的;第二个合适的估值,拿合适的钱,第三个是处于什么样的阶段。
 
【干货分享】
 
1、做平台、去中介,适合于所有行业吗?
 
李志超:我觉得肯定不合适,个人看法大部分行业都不太合适。首先我们要看我们的基础,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公司要做平台,去中介化。本质上还是一种技术进步了,从原有的线下的一些交易方式,走到了线上的互联网的交易方式。互联网有它的优势,但是也有它的局限性,所以我们看有一些模型,它是跑得通的,比如像滴滴打车,移动互联网的特性都能在它的模式中得到应用,但是某些模式我觉得移动互联网上的效率不一定更高。
 
余敏:从目前来讲,整个的互联网有两块相对来说进的比较晚,第一块是教育,第二块是医疗,关系民生的两个大事。这两方面不像外卖或者滴滴打车一样需求简单,我从A地到B地,或者我想吃一个土豆肉丝盖饭,究竟谁给我做可能不重要。但是教育不一样,教育可能不会过多的去提去中介化这个概念,因为去中介化相当于把双边老师或者学生直接对接上。互联网这方面,它解决核心就是信息对称的问题,如何在海量的老师中,选择一个合适的。
 
2、平台类的公司有哪些经营风险、瓶颈?
 
李志超:我觉得大部分经营风险都是因为需求找不准造成的,这也是我个人看都是第一大的问题,比如说像教育这个行当,它本身就是一个服务行业,你不要用一个解决标准的方式去解决一个服务行业,我觉得那不成立,服务行业它一定是贴近人心的。当初像三好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本质上你要服务好三类人,学生、家长和老师,如果这三类人当中有一类对你的平台不满意,那我觉得你平台存在的价值是很小的,这就是这个行业平台最容易面临的风口。
 
余敏:我曾经看过一个平台的战略,就如何把两边的人滚起来,比如说我们去看滴滴最开始的故事一样,我找了很多的出租车司机,去装上这个软件,但是这会儿你会发现没人打车,如果没人打车的话,出租车司机就会把它卸掉,所以滴滴干了一件事情,自己去装乘客然后去打车,让出租车司机真的相信有这回事。我觉得一个平台类的公司的核心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你如何才能找到AB两端的临界点,让它自己跑起来。
 
3、做平台等于颠覆吗?在平台领域的创业者们应该注意什么?
 
李志超:不能这么说,因为从我的角度出发,不管进入哪个行业,创业者首先要去观察的是这个行业已有的业态以及它背后的原因,就是我相信每个行业它存在一定有它存在的道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的价值能不能做到比原有的价值更加提升,还是只是你想象当中别人有这样一个痛点。在我的概念当中,痛点不等于需求,也许它当前有个痛点,但是如果你没有一个好的商业的方法能够去解决掉它的话,我觉得就是伪需求。
 
 
余敏:我们不需要颠覆,就是我们其实原来的需求并没有改变,我们并不会因为互联网导致我们的需求改变了。还是滴滴打车那个例子,我还是要从A地到B地,我的需求并没有变,但是结合互联网以后,我们在效率方面是有提升的。比如拿三好来讲,我们原来老师在北京他只能教北京的孩子,可能现在在北京他现在能教西藏的孩子,甚至教云南边远山区的孩子,这是第一个效率层面。第二个在信息对称的层面,其实平台提高的是整个服务的效率。

相关文章

http://www.ybcfj.com/news/20168.html

全国羊绒产业高级研修班在宁夏灵武市开班

8月4日,全国羊绒产业高级研修班开班暨宁夏羊绒产业专家服务基地启动仪式在宁夏灵武市举行。宁夏回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小素、自治区 ..

发布日期:2016-10-23 详细>>

“让爱回家”福建海西青创导师俱乐部活动现场回顾

6月6日下午让爱回家海西青创导师俱乐部活动在福州惠生堂开展,榕城雨闻讯而来,下的很温馨,如同活动的现场。导师们带来很多产品,有的要以 ..

发布日期:2016-10-23 详细>>

浙江瑞安团市委团银合作助力青年就业创业

陈贝尔毕业于瑞安中学,是一名刚刚走上创业道路的青年,目前从事VR行业。今年上半年,她通过成长贷获得了30万元的贷款支持,作为创业初期的 ..

发布日期:2016-11-26 详细>>

澳门网上百家乐:中日韩青年创业温差多大?中国热日本微韩国弱

中国热,日本微,韩国弱,这是韩国贸易协会国际贸易研究院去年一份研究中日韩青年创业报告得出的结论。根据该调查,同样是首都圈的大学生, ..

发布日期:2016-12-09 详细>>

http://www.ybcfj.com/news/2016139.html

优势结合“银团合作”行动 助力青年创业脱贫致富

  12月1日讯 11月29-30日,共青团江苏省委、江苏省银监局、中国农业银行江苏省分行、江苏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江苏省分 ..

发布日期:2016-12-03 详细>>

网站统计: